您的位置:首页 >软件教程 >

陈凯丰:美国下半年的货币、财政和外贸政策变化,将产生哪些外溢效应

时间:2021-06-23 13:23:06 来源:陈凯丰

原标题:陈凯丰:美国下半年的货币、财政和外贸政策变化,将产生哪些外溢效应

当地时间2021年6月16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长滩港口。来源:视觉中国

文|陈凯丰 (美国匯盛金融 Horizon Financial 首席经济学家,纽约金融论坛(NYFF)联席发起人,同时在纽约大学、纽约佩斯大学、西班牙巴塞罗那商学院纽约中心任教。)

随着2021年上半年即将结束,美国第46任总统拜登的经济政策也已经逐渐成型。从逐渐退出宽松的货币政策,到财政政策的继续大规模刺激,到外贸的供应链重置,以及环保立法,本文分析美国的这些主要经济政策对于全球其他经济体的外溢效应,并提出一些可能的应对措施。

一、货币政策开始缓慢退出极端宽松措施

去年新冠疫情爆发后,美联储开启了极端的宽松货币政策。核心决策包括如下七个:

联邦基金利率降低到零;每个月购买800亿美元的国债和房地产按揭贷款来释放流动性;直接在隔夜货币拆借市场注资,上限达一万亿美元;直接购买1千多亿美元的企业债券和公司债券ETF;给包括纽约地铁等重要基础设施运营商提供贷款;给全球各大主要中央银行提供5千亿美元的货币互换;暂停对于商业银行的一些风险管理考核要求。

可以说,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极为宽松,而且动用了很多危机期间的临时工具来支持市场。这些举措目前都在逐步退出的过程中。比如对于银行间的超额准备金的利率就在上周美联储FOMC公开市场会后宣布上升到0.05%。这个利率从零到5个基点的变化,就反映了美联储收紧货币的一个步骤。美联储也已经从隔夜货币拆借市场完全退出。对于美联储持有的企业债券和高收益债券ETF,美联储已经宣布将会卖出,而不是持有到期。这一点目前来看,也是超过预期的鹰派决策。

美联储对于包括地铁公司等的贷款项目也都已经结束。对于商业银行的风险管理要求,包括敞口控制等等,都已经在今年二季度恢复正常。美联储对于全球各国中央银行的货币互换规模也在过去几个月开始迅速下降。可以说,以上的各种危机举措中,目前只有1和2还在执行中,其他已经完全或者部分退出。上周五圣路易斯联储总裁布拉德公开表示,“我们已经进入加息进程”,包括要考虑减少每个月的房地产按揭贷款购买金额。

伴随着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收紧,往往会出现全球美元流动性紧缺,美元汇率升值的情况。很多新兴市场国家经济体都会因此面临货币贬值和利率上升的双重压力。实际上,为了应对货币贬值、外资流出的压力,今年巴西、土耳其、俄罗斯、乌克兰等国的中央银行已经多次加息。笔者预计在今后几个季度,随着美联储收紧货币流动性,很多新兴市场国家都面临需要被动收紧流动性的情况。如果应对不力,再次发生类似1998年全球金融危机或者2015年新兴市场混乱的可能性不小。

二、大规模财政刺激和加税共存

拜登入主白宫以后,今年的财政政策和过去非常不同。一方面是大规模刺激,包括给失业人员提供现金福利,包括提供医疗保险等福利,也有对于基础设施的大规模支出。从联邦一级来看,还有数百亿美元的联邦给各个州政府的直接拨款。从支出角度来看,短期造成了消费繁荣,甚至导致了通货膨胀,货物和服务供应短缺。比如亚特兰大联储的实时GDP增长预测显示美国的二季度经济增长率在11%,有可能是最近四十年增长最快的一个季度。

亚特兰大联储实时GDP估测

从全球投资人角度来看,目前美国经济增长极为火热,吸引了很多国际资本流入。从每个月的欧洲和日本流入美股市场的资金,以及美元市场的资金流动,都可以观察到这些资本流向。当然,拜登的另一大财政政策是加税。目前有计划对美国企业实施15%的最低公司税,对个人的所得税上升到39%,对遗产税的免征额下降,对资本利得税上升到39%等等。除了对美国国内的税率上升以外,美国财政部长耶伦也成功说服了G7七国集团共同推出企业最低税率。也就是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七国将会共同对企业征收最低的15%企业所得税,并确保这些企业不会去利用避税天堂来降低税收。

一些全球经济体的企业税率比较

数据来源:OECD

由于美国倡导的各国同比实时最低企业税,全球大型跨国企业将会很难继续通过转移定价来规避企业税。从这一点而言,将会不利于爱尔兰、匈牙利、开曼群岛等等极低税率国家,有利于美国,日本,德国,法国等国获得更高的财政收入。很多新兴市场国家过去靠较低税率吸引外资企业的,也会面临被迫取消过低税率的压力。在七国集团通过最低税收法案后,下一步将会扩展到经合组织OECD的37个成员国,也就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后,将有可能推行全球各国,实现全球最低税率15%。

三、外贸的供应链重置

今年以来,白宫的外贸政策和去年有很大的区别。首先,七国集团之间的贸易紧张关系开始缓和。比如美国和欧盟关于航空业的补贴问题已经互相起诉,加税等等,从2001年到现在,有19年的矛盾历史。今年二季度美国和欧盟达成协议,欧盟不再对波音进行投诉,美国不再对空中客车公司进行贸易报复。其次,今年的四国集团,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开始在应对新冠病毒疫情上进行合作,势必也会延展到国际贸易领域,特别是全球供应链的整合问题。

很多美国大公司从去年开始倡导的中国+1供应链也在今年被更多的采用。中国+1的供应链管理代表了很多企业为了规避风险,将供应链整合为一部分在中国,一部分在另一个国家。比如越南、马来西亚、墨西哥,甚至意大利,都在“+1”国家的范畴内。

全球贸易的供应链重组对各国的影响可以说是有利有弊。从积极方面来看,欧美主要发达经济体开始缓和贸易紧张关系,有助于全球经济的复苏,也有助于各个新兴市场国家的出口增长。今年美国的贸易逆差大幅增长就体现出美国的消费需求在快速上升。从消极方面来看,一些新增投资和产能将会被放在越南、印度、马来西亚等国家,对于中国外贸出口的竞争将会更加激烈。

四、基础设施建设与环境保护的诉求

今年白宫的经济政策的一个核心诉求是围绕新能源和环境保护的基础设施建设。拜登入主白宫的第一天就宣布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停止加拿大到美国的原油管道等等。美国今年的数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中包括大规模的太阳能发电、风力发电建设、电动汽车充电站等等适合环境保护需求的投资。

美国的小时工资额快速上升

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对于全球各国的外溢效应非常明显。首先是今年以来木材、铁矿石、铜矿石、铝矿石等等的价格快速上升,很大程度是由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预期引发的。原材料价格的快速上升,美国的工资水平的快速上升,已经导致美国的通货膨胀率迅速上升。美国4月份CPI上升4.2%,5月份CPI上升5%,都创了最近几十年以来的最高值。这些原材料的价格上升势必会引发很多国家的通货膨胀,对于目前的全球经济复苏带来压力。

而美国的环保措施导致原油开采下降,传统的石油,天然气,煤炭的供应下降,也是能源价格不断上涨的重要推动力之一。对于巴西、俄罗斯等能源出口国家而言,能源价格大涨属于利好。对于中国、印度、日本、欧盟等需要大量进口能源的经济体而言,能源价格大涨会导致进口金额不断上升,不利于经济复苏和增长。更值得关注的是随着全球碳排放的监管趋严,很多新兴市场国家都面临如何缴纳碳排放税收的问题。降低能源需求,减少碳排放,加大环境保护力度应该是很多国家必须要推动的应对措施。

综合来看,今年美国的经济政策对于全球其他经济体的溢出效应喜忧参半。既有好的方面,也就是拉动出口,刺激全球经济复苏;也有坏的方面,也就是导致各国资本外流,引进通货膨胀。全球供应链体系的重置和对于碳排放的控制也是很多国家需要应对的考验。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首发于微信公号“智创湾区”。作者授权界面新闻转载。责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郑重声明: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修改或删除处理。